潮牌|潮品|潮牌网站|时尚个性|潮流资讯|大牛潮牌

大牛潮牌

当前位置: 主页 > 潮流资讯 > 欧美风 > 解密黑金属Black Metal,何去何从

解密黑金属Black Metal,何去何从

时间:2016-08-25 19:23来源:未知 作者:Daniel 点击:
在黑暗金属(Black Metal,国内一般称之为黑金属,下文同)这一音乐流派中,我们可以用摇滚史上一个众所周知的情景来诠释如今繁盛而躁动的美国黑金属圈子。首先,在二十 世纪六十年代,齐柏林飞艇(Led Zeppelin)和滚石(The Rolling Stones)等一批英国乐队开始

  在黑暗金属(Black Metal,国内一般称之为黑金属,下文同)这一音乐流派中,我们可以用摇滚史上一个众所周知的情景来诠释如今繁盛而躁动的美国黑金属圈子。首先,在二十 世纪六十年代,齐柏林飞艇(Led Zeppelin)和滚石(The Rolling Stones)等一批英国乐队开始探索美国布鲁斯音乐,起初模仿他们的偶像,继而创造出生动而新颖的音乐;后来,到了九十年代,一批美国乐队也开始从挪威 黑金属乐队的作品中汲取养分,而后者主要以骇人的造型和一些恶劣的事件而恶名昭彰。挪威人大多忠实于“尸脸”妆扮,即脸上涂满白妆,眼眶周围涂黑;另外, 倒十字架吊坠和钉腕也是常见的黑金属装饰。在挪威黑金属圈子里,所有噱头都集中在一个叫Varg Vikernes的乐手身上。他来自单人乐队Burzum,曾鼓动和参与了焚烧教堂的事件。1993年,在Mayhem乐队担任贝司手时,他杀死了乐队的 吉他手Euronymous。直到现在,这都是黑金属这个流派抹不掉的黑历史。
黑暗金属

  不过现 在Liturgy,Krallice,Absu,Leviathan,Wolves in the Throne Room和Inquisition等一批美国乐队已将这些“辉煌”历史抛诸脑后(更不用说其中的暴力了),而且形成了一个新的群体和一个充满生机的音乐圈 子。鉴于这种音乐的形式,我们不大有机会看到什么“十大黑金属乐队”。对于这类乐队——甚至也包括那些不赞成“黑金属”这一称谓的乐队——来说,黑金属这种流派所包含的音乐元素再平常不过,因为它有着极为明确的界限。这些元素包括以极快速度弹奏的吉他,以及同样高速的鼓点;唱腔时而低沉,仿佛来自胃里;时而高亢,含糊不清,如同鬼叫。低音唱腔也被称作“甜饼怪的玩意儿”和“蠕虫似的东西”。黑金属节拍的极速形态被称作blast beat,指以飞速甚至是缝纫机般的力量击打镲片和多鼓,这也几乎消除了鼓被用来计时的概念。Liturgy乐队将这种打法改进成一种可变速的手法,并称之为burst beat。

  这些都是极端的东西,而演奏这些音乐的都是一些打扮的像时髦的熊猫一样的成年人,这就很难不使人心存疑惑。除去新鲜感,你会发现一种激情和对细节的重视,而后者会让一般的摇滚乐队看起来懒懒散散。人们开始关注这种音乐。成员居住在布鲁克林的Liturgy乐队为备受尊崇的独立摇滚厂牌Thrill Jockey录制唱片,此厂牌因九十年代中期出版先锋且通俗的摇滚唱片而出名。传统摇滚乐队引入了多种电子音乐和非西方音乐元素,这对黑金属这一黔驴技穷的流派也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特别是这一独特的亚流派长期以来安于现状,固步自封。

  Liturgy乐队的第二张专辑《Aesthethica》(原文误作Aesthetica,感谢alkali指出这一错误),得到了广泛的好评;乐队近期还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进行了演出,并播放了一个关于Joseph Beuys(德国行为艺术家)布设装置的影片作为背景。但是这样的成功反而招来了抵制。大多数黑金属乐迷不仅不认同这一艺术形式,而且还严厉抨击乐队,所以Liturgy近期也陷入了一场关于本质、自负所带来的局限和黑金属本身意义的纷争。去读一篇叫做“超验黑金属”的在线文章吧,作者正是Liturgy的主脑Hunter Hunt-Hendrix。你会在文章的开头发现令人兴奋的线索,因为那里既提到了《特兰西瓦尼亚饥饿》(Transilvanian Hunger,挪威黑金属乐队Darkthrone的经典专辑)也谈到了“触觉的真空”。虽然黑金属这个流派和它的乐迷经常受人嘲弄,但这些讨论中所流露出的能量令人振奋,而这种音乐也在发展中变得越来越强大和出人意料。

  另一支通过改造黑金属来达到自身目的的美国乐队是Wolves in the Throne Room(王室狼,一般简称为WITTR),由来自华盛顿州奥林匹亚的两兄弟主导:鼓手Aaron Weaver和吉他手Nathan Weaver。这个乐队并不把自己归类为黑金属乐队,但是,像 Liturgy一样,他们通常把音乐加速到有着巨大声响和疾速转变的模糊程度,达到一种幻听的状态,直至变为平稳而安逸的声响,仿佛某种版本的中世纪圣歌一样。将乐手和设备推至极限,这种黑金属开始兑现他们冠冕堂皇的言论。在试图达到“超验”的过程中,许多乐队的追随者好像教众一般,或者,在王室狼乐队这个例子中,他们会从可持续农业的角度进行宣传鼓动(乐队提倡环保主义和素食主义理念)。要想理解这最新一波黑金属浪潮,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想象一下撒旦没能拿到美国签证,还滞留在挪威。(有些美国乐队确实信奉撒旦崇拜,而黑金属的圈内之争凸显了这种狂热。)

  在布鲁克林Bell House最近的一次演出上,WITTR乐队作为压轴进行了表演。这场演出阵容强大,开场的是Krallice乐队。在演出中,乐队不时在烟幕中若隐若现,舞台上也布置了蜡烛和油灯。与大部分同类乐队一样,Weaver兄弟与新来的吉他手Kody Keyworth在舞台上不怎么走动,可能是由于演奏的实际要求排除了这种可能。乐队的新专辑《神圣天族》(Celestial Lineage)在传统形态的黑金属和Weaver兄弟自己的想法间构建出一座和谐的桥梁。
 

  像世界其它地方的许多黑金属乐队一样,WITTR有一个对称却难以辨识的乐队标志,它看起来像一团浓密的灌木。专辑的封面阴郁而黑暗,这是根据需要设计的,尽管封面上有个火把,但它看起来远远不如你在许多其它专辑封面上都能看到的火把那么不祥。在浅绿色和褐色阴影笼罩下的森林中间可能是一张床单覆盖着的沙发。封面上也没有鲜血。

  像《生命之树的魔力》(Thuja Magus Imperium,翻译来源)这种歌曲具备较长的篇幅和始终如一的旋律等特点,这与某些现代古典音乐(Modern Classical)不谋而合。而随后一切都活跃起来,Nathan Weaver用压抑的声调演唱,他的音调处于高音和低音之间,高音如同Liturgy乐队的主唱Hunt-Hendrix那种犹如鸟鸣般的唱法,而低音则是那种传统挪威黑金属乐队主唱的经典咆哮式唱法,就像Immortal乐队主唱Abbath在92年的作品《冬月的召唤》(The Call of the Wintermoon)中的演唱一样。

  尽管存在异议,WITTR还算是一支主要的黑金属乐队,他们作品的强烈程度衍生出无限多的感觉,无论你是否喜欢他们歌词的理念(是不看着歌词单的话你可能根本听不懂他们在唱什么)。如果你想出去听点大音量的音乐,为什么不选择一种合理的方式呢?也许家里的电视机太大会使你觉得去电影院(看电影)显得毫无意义,但你永远无法在家里复制出任何像黑金属现场这样的东西来,不管你的音响有多么昂贵高级。王室狼乐队现场演出中有些片段的和声令人赞叹,吉他的演奏更像是大规模的声音集合,而Nathan Weaver的嗓音听起来与某种电子结构相似。

  说到这里,我一直在想的是Janet Cardiff(加拿大装置艺术家)2001年的装置艺术作品《四十圣咏》,目前正在P.S.1当代艺术中心展出。卡蒂芙重新编制了四十人唱诗班的演出,演唱1573年塔利斯的经文歌《寄希望于上主》,每个人的声音都通过独立的扬声器发出。在十一分钟里,它运用了重叠和连环等令人惊奇的手法,而它在重复上的娴熟程度不亚于Steve Reich(美国简约主义古典作曲家)做过的任何事情。声音之间的相互作用也令人感动,我去参观这件展品时,很少能见到有人不掉泪的。

  “伪金属去死!”这句话在各种金属圈子里传播了好多年,通常被当作心照不宣的笑话来讲,同时也说明黑金属的严肃性很少被主流所认可。但是,如果你因为样貌滑稽或者唱腔古怪而被人嘲弄,你最好能为你的所作所为找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

Daniel
来来来!互粉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